低溫十度,越近夜晚越覺寒冷,一個人沒啥不好,除了鑽進被窩中那種寒意會從腳底竄進心底最寂寞的角落。

常常都把「冷」這件事情藏在溫燙的熱水澡或大量運動後產生的熱能底下,試圖去瓦解令人感到冰涼的字面含意,但當燈熄了,夜潛入了屋子,空氣中就產生出莫名的味道,一種讓自以為圓滿的心產生缺角的味道,這味道凸顯了獨自的悲傷,任憑自己努力躲避,卻怎麼也驅除不了。

我用身體的溫度暖和了被子,卻暖不了心裏頭那個被夜的味道嗜出的缺角。

米多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