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上網收hotmail的信,心裏悲傷了起來



我看到Thomas的信,雖然subject上打的是hello, pei pei

但我卻有很不好的預感

果然,打開mail後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掉下眼淚來

This is the teariest mail I ever have to write, Sabine is dead.

Sabine是我在七年前的朋友,我們住在同一樓層的對門,她是一個從德國來到台灣學歷史的可愛德國朋友,她喜歡騎單車,喜歡旅行,喜歡笑,喜歡我的Vodka,喜歡台灣人,喜歡台灣食物,當Vodka很小的時候,我必需上班又上課,她幫我看著vodka,她教我德文,雖然我一直學得不好,我們互相分享感情,一起用大馬克杯喝著vodka酒,我在小說"信"這一篇中也有提到她,後來她就回德國去了,三四年前我得到她的消息,得了急性白血病,做了治療,住進醫院,但後來又比較好,出了院,繼續少少的旅行,和心愛的人Thomas結婚,我為她高興,因為她在台灣找到了她的真愛(雖然Thomas原本就是她的朋友,但在 Thomas來台灣旅行時,他們才真正的相愛)。



我一直很害怕有一天我會接到這封信,但我還是收到了,就在2005年末,她離開了愛她與她愛的人,短短36歲的生命就這樣結束,也許上天永遠是偏心的,祂總是會從我們身邊帶走最令人喜愛的人,讓我們只能回憶著她的笑容,悄悄流淚。

原本的Sabine留著很可愛,很柔軟的淺褐色短髮,但因為經過多次的化療,她的頭髮已經掉光了,後來她又有再留一點點,但因為反覆的生病與治療,還是無法留住她那可愛的頭髮,照片中的她是多麼溫柔啊!Sabine, I will remember you forever.





Abschieden, Sabine, meine freunde

Good-bye, Sabine, my friend.

米多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