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個傢伙撿到了一根骨頭,從此以後,他再也不想放下它。

 

在雨總是滴滴答答,似乎沒有停止跡象的那一天,他從往常瑟縮躲藏的角落起身,拖著腳步,往落雨的方向前進。你會以為,誰願意在雨中,淋著滿身的水,前進?但他迫不得已,因為從肚子傳導到大腦的飢餓感,早已讓他無視帶著寒冷的雨水。

「我只想要找到東西吃。」他循著味道,在牆角的不明顯處,發現了一袋封口不緊實的垃圾袋。

垃圾,對你來講是不潔的。垃圾,對他來講是神賜與的。

他悶著頭,拚了命往鑽向那袋口保有空隙的地方,更深一層的尋找香甜的味道。

是了,這味道對了,似乎有飯菜及油漬的香味直竄他深入袋中的長鼻裡,是了,是這味道沒錯,這袋裡一定有個紙盒般的東西,裝著感恩節的火雞,或是聖誕節的牛排,不不不,也許是未宰割的豬肉,或是和著香料的羊。

一口咬住這紙盒般的東西,他奮力將袋口掙得更大,一定要更大,更大,才能夠把袋中的美食順利咬出,他大腦裡想著,說著。

是了,是了,他感覺這紙盒般的東西有種沉澱感;是了,是了,只要再施點力,扭動身體轉動頭,消瘦的身子因為飢餓而失去了肌肉,包覆著他的只有一層深黑色的皮肉,但他不在意,在這袋中的東西能讓他獲得些許的能量,能讓他再去找尋另一個幸運的垃圾袋。

, , ,

米多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